Site Overlay

浙江社科网

习近平总书记在2018年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强调,要坚持立德树人、以文化人,建设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提高人民思想觉悟、道德水准、文明素养,培养能够担当民族复兴大任的时代新人。由于宣传思想工作承担着举旗帜、聚民心、育新人、兴文化、展形象的使命任务,因此亟须深刻认识当前意识形态工作的严峻性和复杂性,做好各种社会思潮的价值辨析;亟须深刻领会促进全国人民在理想信念、价值理念、道德观念上团结的重要性,形成具有“最大公约数”的价值共识;亟须积极培育人民群众对于“美好生活”的价值共鸣,深化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价值认同,实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对宣传思想工作的有效引领。

党的十九届四中对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做了深刻阐述,第一次说清楚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所具有的13个优势。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的第七部分,主要谈文化制度建设,题目是坚持和完善繁荣发展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制度,巩固全体人民团结奋斗的共同思想基础。今天我主要结合其中的第二点,坚持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引领文化建设制度,谈一点自己的理解和学习体会。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核心价值观必须同这个民族、这个国家的历史文化相契合,同这个民族、这个国家的人民正在进行的奋斗相结合,同这个民族、这个国家需要解决的时代问题相适应。”这就是说,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作为社会价值共识的伦理诉求,凝结着社会共同体的时代追求,是与社会发展相契合、在广大人民群众中享有最大公约数、最高公信力的价值观。因此,新时代做好宣传思想工作,发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引领风尚和凝心聚力的作用,首先需要进行深度的价值辨析,廓清西方话语体系的本质,辨明各种社会思潮的真相,在根植中国社会现实的基础上构筑价值共识,进而培育和深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价值认同。当前,社会思潮形形色色,纷繁复杂,但无论是保守的、宿命的,还是伪善的、霸权的,都提示我们在新时代的宣传思想工作中时刻保持清醒头脑,认真做好各种西方社会思潮和意识形态的识别、辨析、批判工作。同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应当以全球视野与地方性知识融合的视角,对国家、社会和个人层面予以具象化、体系化的价值规定性,以“兴国之魂”的力量引领新时代中国的发展。

谈到文化建设制度,特别是讲到一种制度的完善,就是说我们要走向哪里,什么是我们的目标诉求。从制度本身来讲,我们讲文化是制度之母,是法制之魂,通过文化建设,旨在提升国家文化善治,其重心是强调核心价值观的根本地位。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提炼和建构,需要讲清楚我们的历史传承、文化传统,是在历史发展中形成的共识价值的最大公约数。此外,还面临着一个如何建构的问题,需要一些具体的保障制度。首先需要从道的层面明晰,理念上的清楚明白,才会有术的层面的有效举措。十九大报告指出,我们进入了新时代,进入新时代实际上是中国发展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方位,这个新的历史方位是指中国越来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另外一个更加确切的语境是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这个大变局,实际上是人类发展进入新的轴心时代,它意味着我们面临着人类文明的一种跃升,中华文化能否在其中发挥主导性作用,将是中华民族崛起的意义所在,价值所在,即在全球化舞台上建构一个什么样的中国形象,一个什么样的国家形象,来表征民族的伟大复兴。所以说在社会主义制度的完善中,文化实际上是担当了这样一个重要使命。在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通过的《决定》中,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一种根本性的文化制度建设,也就是说,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社会制度建设上处于枢纽性的位置。坚持和完善一种制度,实际上是促使其朝着更好的方向发展,更有利于人的自由全面发展。从人类文明史来看,一个制度的完善,或者制度的一种定型化,一定表征为政治、经济、文化最终形成轴心同构原则,社会才能稳定和谐。这是人类文明进入现代的必然要求,何谓现代呢?现代就是一个分化,从传统一体化的领域,到我们分化出政治领域、经济领域和文化领域,现在还包括社会和生态文明领域,这就是我们所说的五位一体的现代化事业总体布局。真正形成制度的完善,必然要形成三者的轴心同构原则,其中的内核,即整个民族和社会的灵魂,就是核心价值观,也就是我们讲的社会主流价值观。这是我们为什么要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历史背景,实际上就是要为民族复兴与国家崛起铸魂。当我们有这种文明意识的时候,它意味着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对外面临文明跃升格局的变化,到底是什么样的文化能够充当人类文明跃升的文化秩序的基础,文明不是抽象的,它是以某一种或者某几种文化作为文明的文化秩序的基础。历史地看,从传统的农业文明到海洋文明,实际上都是不同的文化引领文明发展。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不是简单地回到我们曾经的华夏文明,而是以一种返回的姿态向前,实际上是指向一种未来,在整个人类文明的相互通约中,发挥中华文化的世界影响力。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们必须把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作为我们的奋斗目标,既解决实际问题又解决思想问题,更好强信心、聚民心、暖人心、筑同心。”这就要求我们切实落实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作为价值共识的引领作用,在解难题、寻出路、谋发展中发挥核心价值观作为价值共识的“强信心、聚民心”功能,增强核心价值观作为价值共识的“暖人心、筑同心”作用。不同于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最高信仰的呈现形式,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应当在当前和未来一段时间内成为内化于人民心中的、共同享有的基本价值信仰,成为人民日用而不觉的社会价值共识。党的十八大以来,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取得了明显成效,全社会获得了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基本理解与总体认知。但立物易、立心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要在全社会形成价值共识,亟须在深刻掌握新科技革命带来的传播格局变革的基础上做到“长”“常”二字,灵活运用互联网等新媒体在全社会广泛培育树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价值共识。

对内,通过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培育和践行,旨在重建全民共享的文明共识,使其能够凝聚人心。这是有着现实问题导向的,一个时期以来我们在现实中的精神文明建设,以及文化发展上出现了一些问题,包括我们文艺上的三俗问题,其实都是社会风气的折射。所以,习近平总书记一再强调文艺在党和国家工作全局中占有重要的地位,文艺战线是重要战线。文艺以明德引领社会风尚,最终目的是通过核心价值观的培育和践行,提升全社会的社会文明程度。文化发展的内外向度是统一性的,以此才能够实现我们的文化治理走向善治,进而真正形成精神价值的高地。习近平总书记一再强调,当物质大厦在神州大地遍布林立的时候,中华民族的精神大厦也应该巍然耸立,由此才能够真正在全球化舞台上文艺精品的同台竞技,在各种文化思潮的相互博弈相互激荡中,彰显我们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文艺的繁荣兴盛是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一种自我的表征,实际上也占据了道德优势,是人类文明价值的一个制高点。同时,文艺文化也担当着对社会主义制度及其政权的一种拱卫,在全球化舞台彰显我们制度自信的一种价值指引。

改革开放40多年来,社会思潮领域出现“形式多元、形态多样、内容多变”的现象,反映在宣传思想工作中主要体现为价值共识的“信任、信仰、信心”危机。“三多”一方面是对我国崇尚“和而不同”价值原则的现实回应,另一方面展现了我国兼收并蓄的文化包容和理性主义的精神品格,是文化自信和大国气魄的体现。“三信”则反映了代表不同阶层利益、纷繁复杂的社会思潮需要站位更高、更具远见的价值共识,以维护共同的利益和价值免受侵犯。这个性质决定了其之于其他价值思潮居于统领地位,涵摄统合其他价值观念,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正是这样一种排序在前、居于核心地位、起到统领作用的价值观念。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从个体、社会和国家三个层面反映了社会各阶层的最普遍价值共识,响应了新时代社会成员对聚合价值共识的期待,是各利益相关方价值诉求的最大公约数的凝结。“三多”“三信”为我国宣传思想工作提出预警,社会意识发展的相对滞后性须引起各方重视,因此需要在更广泛、更深层次上发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意识整合与共识塑造的作用。面对国内外复杂的舆情思潮,我们应当坚持以立为本、立破并举,坚决巩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作为社会价值共识的地位不动摇,不断增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引领风尚和凝心聚力的作用。

谈到具体的制度建构,从文化上来讲,并不是凭空的,实际上不仅仅是改革开放40年,不仅仅是新中国成立70年,更是从1840年,从自我循环的中国史,融入到文明相互交流的世界史,我们就开始了一种历史的新进程。在历史大势中可以洞察,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国家层面追求富强民主文明和谐,实际上是在170多年的历史中,在各种各样的社会思潮、文化思潮的相互激荡、相互博弈中,几十种、上百种社会思潮相互竞争中,最后是马克思主义胜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对这种历史共识的提炼,我们要讲清楚这个历史传承,讲清楚这种制度的道义性,其中蕴含的文明价值在竞争中获得了一种广泛性认同,同时它也在现实的实践中被人民充分检验。所以说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不仅仅是历史的选择,同样是人民的现实选择,而且是实时的选择,共产党人要实时经受这种选择。习近平总书记一再强调核心价值观的重要性,它关乎民心,关乎我们社会主义制度的认同基础,关乎我们在全球化舞台上勇于亮出社会主义旗帜。文艺是我们给人类文明贡献的特殊的声响和色彩,一个崛起的中国不仅仅从历史中走来,是历史的一个传承,更是我们走向未来,对人类文明作出一种新的贡献的现实基础。在今天,我们强调中国特色,更要强调我们中华文明的创造更是世界性的,它具有一般性,具有普遍性。今日之中国是世界的中国,世界发展离不开中国,尤其是全球治理需要中国智慧、中国方案。只有我们自身制度的成熟定型化,才能在制度上为人类文明的跃升作出贡献。文艺作品要焕发出精神信仰的力量,才能真正激励人民转化为现实的实践力量,进而铸就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磅礴之力!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作为一种国家意识和伦理精神,其作为基础性价值在社会范围内得到养成和习得,是排序置先于文化多元、道德冲突化解、社会文化同一性建构等之上的。深化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认同,能够“强信心、聚民心、暖人心、筑同心”,能够“牢牢把握正确舆论导向,唱响主旋律,壮大正能量,做大做强主流思想舆论,把全党全国人民士气鼓舞起来、精神振奋起来,朝着党中央确定的宏伟目标团结一心向前进”。价值认知是价值认同的基础,价值认同是身体力行的前提,知行统一方才铸就“能够担当民族复兴大任的时代新人”。因此,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需要引发社会成员对于“美好生活”的价值共鸣,才能培育起社会成员基于共识之上对于具体社会伦理规范的共情意识,也就是培育起具有较强价值鉴赏力、辨别力、选择力与评判力的“能够担当民族复兴大任的时代新人”。同时,更加重视青少年社会主义价值观的引导树立,帮助其“扣好人生第一粒扣子”。由此观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价值认同不仅需要个体获得自觉理性认知,更需要个体化在自发的情感认同上,加强与社会化价值的关联与耦合。因此,有必要借助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合理内核和有益元素,以文化人,使社会个体浮于浅层的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价值共鸣升华至价值共情状态,在核心价值观融入到社会成员的个体性追求中实现两者的契合同行,进而使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成为社会成员自发自觉的道德向往和价值认同。

在全社会大力培育和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一项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德政工程,对于提高人民综合素质、促进人的全面发展、增强中华民族创新创造活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具有重要意义。传播和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树立正确的社会共识和社会价值取向,寻求更加广泛的社会认同,必须以更高远的历史站位、更宽广的国际视野、更深邃的战略眼光思全虑远,培养能够担当民族复兴大任的时代新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科学社会主义价值观的集中体现,涵养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价值要义,批判继承了西方文化价值观中的优秀元素。它绝不能停留在文本上和头脑中,而应当成为社会成员言行的根本遵循。特别是宣传思想工作队伍要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引领下,坚定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坚定对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信念,不断增强脚力、眼力、脑力、笔力,不断开拓宣传思想工作新格局,努力打造一支政治过硬、本领高强、求实创新、能打胜仗的宣传铁军,努力为人民服务、为中国共产党治国理政服务、为巩固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服务、为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服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1-2020 www.5197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