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Overlay

浙江如何治水 全国环保专家齐聚浦阳江共赴“水之约”

图片 1

4月20日,浦江细雨绵绵,春雨润色着一幅江南水乡画卷。

中国环保在线
地方新闻
】钱塘江作为浙江人民的母亲河,怎样保护好它,就显得尤为重要。为治理污水,钱塘江流域实行严格的环保标准,对造纸、电镀、羽绒、合成革与人造革、发酵类制药等11个行业实行水污染物特别排放限值制度,流域内至今已关闭污染企业近千家。
浙江母亲河“焕颜”记:多措并举剿灭劣V类水
历经10余年的综合整治,浙江的母亲河钱塘江,生态环境质量再上新台阶。2017年,从干流主动脉到支流,从大江大河到小沟小渠,钱塘江全流域完成对劣Ⅴ类水的围剿工作。
钱塘江流域由此成为全国沿海省份中剿灭劣Ⅴ类水的大流域。截至今年7月,钱塘江47个地表水省控断面水质均达到或优于Ⅲ类水,30个国家地表水考核断面全部达标;流域内县控以上劣Ⅴ类断面全部剿灭,5000余个劣Ⅴ类小微水体完成整治……
一江清水,来之不易。
作为全国经济为发达的流域之一,钱塘江流域产业集中、人口稠密、污染源复杂……我省紧紧围绕“整治钱塘江
建设生态省”的目标,全面深化河长制,以治水倒逼钱塘江流域的产业转型升级,高标准推进治水惠民工程,全民共享生态环境改善带来的绿色福利。
斩断污染源头 水岸同治促转型
钱塘江流域涉及杭州、衢州、金华、绍兴、丽水等5个市、22个县。
永康的五金、浦江的水晶、富阳的造纸、萧山的印染……流域内各县的特色产业曾是当地经济的增长极和百姓创富的重要来源,但在特色产业快速扩张发展的背后,是已逼近极限的水环境容量。
回望5年前的一组数据:钱塘江流域化学需氧量排放超过8.3万吨,氨氮排放超过3.3万吨;垃圾河135条、黑臭河184条、饮用水源隐患53处。本报“治水拆违大查访”栏目,曾接到过关于各类钱塘江流域污染河道的投诉。
针对污染顽疾,2013年,“五水共治”行动在钱塘江的支流浦阳江畔打响。浦江县关停各类违规“低小散”水晶作坊2万余家。符合标准的水晶企业集聚入园区,统一设置治污设备,污水处理达标后排放。
“仅1年浦阳江水质就从劣Ⅴ类恢复到Ⅲ类。”浦江浦阳街道党工委书记陈炜说。
按照水晶产业治理的典型模式,钱塘江流域传统污染产业经历“关停淘汰一批、整合入园一批、规范提升一批”的整治提升,实现了从粗放经营到集聚提升的转变。
重污染行业的全面整治,让钱塘江水质迎来质变。2016年,钱塘江47个省控断面水质就已全部达到Ⅲ类水标准,钱塘江主干河道和重要支流全面告别劣Ⅴ类水。
整治小微水体浙江如何治水 全国环保专家齐聚浦阳江共赴“水之约”。 提高标准护民生
7月,杭州钱江南岸的奥体码头,来自全国各地的1900名游泳爱好者,跃入江中,弄潮钱塘。主干河道Ⅲ类水质,可游泳的母亲河,这是钱塘江全域剿劣给百姓带来的直接的福利。
小河清,大河才能净。除了主干河道和重要支流,变化还发生在钱塘江流域内1400万百姓的房前屋后。今年,浙江治水更进一步,从和百姓生活息息相关的沟渠、池塘等小微水体入手,无死角剿灭劣Ⅴ类水。
“针对小微水体的特殊性,我们制定了水体透明度、有无黑臭现象、是否有垃圾淤积、沿河有无排污口等检测指标。”省治水办相关负责人表示,这些指标确保居民房前屋后的小微水体没有感官污染。
据了解,今年初,钱塘江流域共排查出劣Ⅴ类小微水体5000多个。各地制定了“一点一策”的剿劣方案。清除淤泥,引进活水,营造景观……不少劣Ⅴ类小微水体经过整治,成为了小微风景。
小微水体水质要长久保持,关键在于根治外源污染。城镇截污纳管和农村生活污水处理,就是从根本上改善流域水环境的两项民生工程。
据统计,3年多来,钱塘江流域新铺设截污纳管管线总长9000多公里,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行政村覆盖率达到95%以上。原本直排入河的生活污水找到“归宿”,或进入污水处理厂深度处理,或进入分散式处理终端返田利用。
为保护钱塘江上游水质,减轻水环境整体压力,金华市区城镇污水处理厂还按照剿劣要求制定实施污水处理“金华标准”。该标准比现行污水处理高的一级A排放标准更为严格,要求出水水质大部分指标达到地表水Ⅳ类标准,出水氨氮和总磷排放浓度在现行高的一级A标准基础上分别再下降80%和30%。
落实长效机制 河长联动治水体
钱塘江流域是一个以水为核心的经济、社会、自然、生态的有机系统;流域里的上下游、左右岸之间的社会生态紧密联系。如果以传统的行政区域划分开展治理,难以解决联动治水问题。
浙江建立了省、市、县、乡镇、村5级河长体系,由河长统筹开展流域治理,破解河湖管理难题。
钱塘江流域的全面剿劣,凝聚着从省级到村级3000多名河长的心血。根据《钱塘江河长制工作方案》,省级河长肩负指导、协调、督查、考核四大职责。杭州、绍兴、金华、衢州、丽水5个市流域内分级设置市、县级河段长,并由市、县主要领导及分管领导担任,负责辖区内河流的整治和管理,实现河道水质与水环境持续改善。
位于钱塘江上游的衢州,曾是浙江生猪养殖量大的市之一。大量的养殖废水无序排放,让担任河长的当地干部倍感压力。2013年开始,衢江、柯城明确由区领导担任重点河道河长,所经乡、村主要负责人任乡、村级河长,开展综合治理。
按照流域治水的理念,衢州明确所辖县实施上下游、左右岸、干支流联动联责治理,通过全流域生猪禁养、全流域砂石整治、全流域洁水养鱼、全流域群众参与的“四个全流域”治理模式推动治水剿劣。
治水效果好不好,交接断面来评价。衢州明确乡镇交接断面水质“一月一监测、一月一通报”制度。“上游进来Ⅲ类水,出境水就不能低于Ⅲ类,一旦出境水质出现劣Ⅴ类,我就要被约谈、问责。”柯城区万田乡党委书记、乡级河长余志华说,两年前,因为推进生猪禁养不彻底,导致钱塘江上游庙源溪污染出现反复,自己就被约谈了。
流域河长制、交接断面通报制度,在钱塘江流域内被广泛推广。这一制度解决了流域内河流众多、支脉庞杂、治水剿劣责任不明的难题,也为河长的治水考核提供了量化依据。
河长牵头大流域治理的背后,是千万护水志愿者、网格管理员、民间河长的支持。今年,为了把水环境治理深入到“毛细血管”,钱塘江流域还把河长制管理模式下沉到了小微水体,在五级河长以外,各地涌现出了大量的“塘长”“井长”“沟渠长”,共同守护来之不易的治水成果。
原标题:浙江母亲河,这样变清变靓 —钱塘江流域剿灭劣V类水纪实

为深入贯彻落实省委省政府关于全省动员、全民参与开展剿灭劣V类水工作的部署要求并积极响应省委老干部局提出的“走基层、看变化、促发展”系列主题活动部署,推动老干部工作更好地紧贴中心、服务大局,4月21日,省社科联组织离退休老干部赴浦江开展走访调研活动。

这一天,浦江县来了一批特殊的客人,他们来自天南海北,前来参加在浦江召开的全国水环境综合整治现场会,亲眼看一看浦阳江的水之变,听一听浙江“五水共治”的故事。

老同志们首先参观了被浙江省纪律检查委员会评选为“首届全省10个廉政文化教育基地”之一的“江南第一家”郑义门,了解和学习了郑氏家族“厚人伦、美教化、讲廉政”的治家精华和从家庭角度制约为官者“奉公勤政,毋蹈贪黩”的传承文化。随后在浦江社科联副主席许振信的陪同下,赴翠湖水资源保护复合生态湿地工程实地考察浦阳江劣V类水整治成效,听取了五水共治办有关负责人介绍浦阳江污水治理的相关经验。

看水中,清流如何重归

近年来,浦江县认真贯彻省委、省政府“五水共治”重大战略部署,根据夏宝龙书记提出的“浦江治水要为全省治水撕开一个缺口、树立一个样板”的决策要求,打响全省治水第一枪,以治水为突破口倒逼转型升级,找到了发展新路。发源于浦江的浦阳江,是钱塘江重要支流。2013年以前浦阳江浦江段水质常年处于劣V类,是钱塘江水质最差的支流。水环境综合整治以后,水质逐年提升,2015年以来稳定保持地表水III类水质,社会治安、基层管理也得到明显改善。作为治水的重头戏之一,翠湖水资源保护复合生态湿地工程项目于2013年9月初开工建设。项目位于浦阳江城区段西部最上游,为浦阳江源头的干流,占地145000平方米。该工程依据翠湖现有湖面和有关地理地形条件,及水源保护生态湿地的净化效果,采用乔灌草截污净化系统、多级强化生态膜系统、高级自净水生态系统等工程技术,通过湿地公园的植被管理、土建项目的实施,大大改善了浦阳江水环境的质量。为配合项目实施,该县关停取缔了流域内17家养殖场、38家废塑加工点、1400家水晶加工企业,累计拆除违章建筑8.3万平方米,清除河道垃圾280吨,清淤5000余方,建设污水收集管网2900米,区域内1092户3490人生活污水实现统一收集、集中处理。整治前2012年该处高锰酸盐指数、氨氮、总磷三项指标年均值分别为11.4mg/L、6.51
mg/L、0.617mg/L,为劣Ⅴ类水质; 2014年1月,三项指标值分别下降为4.71
mg/L、0.901 mg/L、0.19
mg/L,分别好转了58.7%、86.2%、69.2%,各项指标均达到了地表水Ⅲ类水质要求。

翠湖生态湿地公园内,碧水潺潺、水清景美。

通过实地走访调研,浦江的“五水共治”成果给社科联老干部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更加深刻地认识到剿灭劣V类水是一项功在当代、福泽子孙的惠民工程,同时也为浦江治水所取得的成绩欢欣鼓舞。

这里位于浦阳江浦江城区段西部最上游,2013年以前,翠湖周边曾开办大量的废塑、水晶加工企业,顶峰时期浦江共有两万多家水晶加工户,国内80%以上的水晶产品出自于此。璀璨的水晶装点了外面的世界,浦江的山水却因此蒙尘纳垢。2013年,浦阳江出境断面水质连续8年劣Ⅴ类,浦江连续两年被列为挂牌督办和区域限批县,生态环境质量公众满意度连续多年全省倒数第一,是全省“卫生环境最差县”。

老同志们还考察了浦江文化特色村和文保示范村——虞宅乡新光村。看到浙江新农村建设带来的美好生活新变化,大家都很受鼓舞,倍感高兴。老同志们认为本次“走基层、看变化、促发展”活动,让大家实实在在地感受到了十八大以来我省各地建设所取得的成就,有助于他们更好地理解和支持中央、省委的各项决策部署,也更有信心和动力来为党和国家事业发展加油点赞、建言献策,以实际行动为社会发展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如今,翠湖生态湿地公园的巨变,似乎诉说着水环境的蝶变故事:浦江,一个一度水质沦为劣Ⅴ类的“水乡”,不到三年时间实现了十余年未见的Ⅲ类水,完成了水环境改变的华丽转身。浦江累计关停污染水晶加工户19680家,关停并转印染、造纸、电镀企业23家,依法取缔废旧塑料、铅酸蓄电池等非法加工点360余个。

治水组合拳,让深受污染的浦江重现绿水青山。

同为工业大省的江苏,也曾经为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之间的天平所困。在翠湖生态湿地公园,江苏省环保厅副厅长陈志鹏认真地听着工作人员的讲解,生怕漏过一字一句,浦阳江之变让他深受震撼:“浙江的‘五水共治’工作早有耳闻,实地来看一看,才知道决心如此之大、魄力如此之足。”

在环保一线工作多年,陈志鹏是一个名副其实的环保专家,他仔细阅读展板上的浦阳江支流水质各项指标,连连点头称赞:“除了常见的COD、悬浮物、浊度等指标外,我注意到氨氮、亚硝酸盐氮和一些金属元素指标,都达到了Ⅲ类水标准,这说明水质是真好。”

“浦阳江流域劣Ⅴ类支流,从2012年的22条锐减到2015年的零条,不简单!”在一旁的天津市环保局局长温武瑞,指着浦江治水前后对比图,万分感慨。第一次来浦江的他,也对翠湖生态湿地公园清澈的湖水和优美的风景赞叹不已。

在温武瑞看来,虽然天津和浙江地域差别明显,但浙江“五水共治”提供了样本。“不单是水变干净了,整个城乡面貌都得到了很大改善。这样的治水决心、力度以及综合整治方法,值得借鉴。”

综合整治,这是在采访中多名环保专家提到的浙江治水关键词。“外行看热闹,专家看门道”,这批来自全国各地的环保专家看浙江治水,看出了水岸联动之下的别样文章。

看岸上,水岸如何同治

“看浙江治水的最大体会,水环境整治是一项综合工程,一定要多管齐下,让产业转型、水质提升和社会治理联动。”谈起实地参观的感想,武汉市环保局长李湛这样说。

这位环保局长特意提前一天来到浦江,走访县城近郊。阡陌之间,河流清清,绿意盎然,环境整洁……美丽乡村,俨然成为迎接客人的一张金名片,让第一次来浦江的李湛赞叹不已。

“浦阳江是浙江的重要河流,上游治得好,就给下游减轻了很大压力。”李湛说,武汉是“千湖之市”,浦江治水模式给武汉很大启示。

浦江的农村生活污水处理站,给李湛留下很深印象。“我到几家农家乐转了转,看他们怎么处理餐厨垃圾,又看了村里的生活污水如何集中处理。”这位环保局长深信,治水是一项需要细致到末梢的系统工程,打赢农村污水治理这场战役,治水才能全面告捷。

事实上,他看到的浦江农村,是全省城乡污水治理的一个缩影。浙江已成为全国第一个实现建制镇污水处理设施全覆盖的省份,预计到2016年底,将基本实现农村生活污水处理全覆盖。

以治水为契机,水岸同变,散落在江畔、山间的古村落,如同一块块璞玉被挖掘出来。金华一大批村落,通过治水改善环境,从过去的“铁锈村”“垃圾村”,嬗变为风景秀丽的旅游村,依托绿水青山发展休闲旅游服务产业。

“山清水秀,旅游产业必将迎来春天。”参观金狮湖之后,西藏自治区环保厅厅长罗杰由衷感慨,这样的治水成效,直接改变投资环境和居民生活。“浙江治水工作,在全国树立了标杆。”罗杰说。

看落实,河长如何问责

在向外省环保专家介绍治水时,浦江县委书记施振强多次提到,浦江靠“治水”这个法宝,治出了水清岸美好环境,也治出了当地百姓的好口碑。浦江生态环境质量公众满意度实现了“三年三级跳”,从过去多年的全省倒数第一,2013年上升到第38位,2015年跃居全省第11位,满意度测评达到98.6%。

治水造福于民,力量也来自群众参与。浦江县目前已建成较为完善的县、乡、村三级联网“河长制”,由32名县级河长统筹引领、64名镇级河长落实推进、257名村级河长常态监管,每个排污口落实干部负责。仅2015年一年,浦江全县累计发动广大党员、干部、群众和环保志愿者33万余人次,清理河道1200条次,清除垃圾4.5万余吨。这些,正是浦阳治水的强有力支撑。

“水环境变化的重要原因之一,是浙江治水过程中责任落实到位。”成都市环保局生态处处长肖缨对“河长制”更是赞不绝口。如何将管理抓到位?如何将责任落到实处?这些是成都在水环境治理中探索已久的问题。

以河长为责任人,浙江编织了一张严密的天网,联手共护一江清水。截至目前,浙江已形成五级联动的“河长制”体系:全省现有6名省级河长,199名市级河长,2688名县级河长,16417名乡镇级河长以及数万名村级河长。这些河长,就是浙江治水的重要力量。

河北省环保厅厅长陈国鹰,曾两次到桐庐考察美丽乡村建设,对江南水乡有深刻印象。“这次着重考察水环境和其中的变化原因。”他说,河北跟浙江一样水资源紧张,希望把“浙江经验”带回去,更好地贯彻实施国家《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

“绝不把污泥浊水带入全面小康,不只是浙江,也是全国人民的美好期盼。”陈国鹰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1-2020 www.5197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