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Overlay

“声音与意义——古典诗歌新探”国际研讨会在岭南大学召开

浙江大学人文学院中国古代文学与文化研究所王德华在《文学评论》2019年第3期刊文指出:唐前辞赋句式演变一方面突出了屈原骚体的基本节奏句式与核心韵律节奏,另一方面又产生了诗体语言,反映了唐前辞赋与诗歌韵律节奏对唐前辞赋句式演变的双重制约。《离骚》对《九歌》基本韵律节奏革新所呈现的核心韵律节奏,孕育了五言诗体节奏句式的产生。辞赋核心韵律节奏在唐前辞赋创作中的实践与五言诗体的创作实践同步进行,促进了”五言腾踊”的文人五言诗高潮的到来。

经过精心的筹备,由岭南大学中文系主办的“‘经学之传承与开拓’国际学术会议暨‘声音与意义——古典诗歌新探’国际研讨会”于2014年3月7日至8日在香港岭南大学胜利召开,是次会议也是《岭南学报》复刊学术会议的第二场国际研讨会。

问:《诗经》为什么是四言?

www.5197 1

www.5197 2

会议开幕当日,岭南大学校长郑国汉教授、岭南大学中文系讲座教授蔡宗齐先生、岭南大学协理副校长李雄溪教授等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致辞,祝贺《岭南学报》复刊,祝贺大会顺利召开。

说起《诗经》,不一定每个人都知道,但说起“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很多人应该都耳熟能详。

此次国际会议的与会学者分别来自香港、澳门、中国大陆、美国等地,代表了当前古典诗歌语音与意义研究的最高水平。就会议学术质量而言,也是目前同类专题会议中较为空前的。

要想了解《诗经》的格式,离不开这部著作的创作背景:

此次会议主要包括四场学术会议,其形式为主题发言、会议讨论、提问互动等环节。

《诗经》是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先秦时代称为“诗”或“诗三百”,是中国第一部诗歌总集。

此次会议中,学者对五言诗的语音与意义论题产生了热烈的讨论,论文数量也最多。其中赵敏俐教授的论文说明了五言诗的音步组合原理,认为五言诗由一个对称音步与一个非对称音步组成诗行,且对称音步在前,非对称音步在后。这是四言体和楚辞体之后,中国诗体发展形势上的一个重大飞跃。在五言体走向格律化的过程中,音乐节奏起了重要的作用。而宋晨清教授用定量的方法详细分析了《古时十九首》、《曹植集》和《谢灵运集》中五言诗的声调数据,并与《三国志》及《后汉书》中的部分篇章做了对比,说明在诗歌或文学文本中在某些节律点上其声调并无分别,同时文章也表明了汉末和六朝前期的这段时间,声调韵律正在产生某些新的变化,而这些新的韵律特征当其首次出现后,最终被凸现出来并转化为一套完整的可操作的规则。此外,杜晓勤教授从五言诗单句律化的角度讨论了这种句式发展的历史过程及音律机制,认为五言诗单句韵律结构与语法结构之间存在一定的对应性,在五言诗单句发展过程中,音步类型的变化与各句式本身的表现艺术特点也具有较大的关系。而葛晓音教授在提交的书面报告里讨论了五言诗在齐梁体的影响背景下,杜甫如何解决长篇五言古诗恢复汉魏古调的问题,文章得出了杜甫并非简单地从形式格调上模拟汉魏,亦非如盛唐诗人运用规避近体诗声律来创作古诗,而是追溯汉魏古诗创作原理的基础上,从当代生活语言中提炼新的五古节奏。

最早的记录为西周初年,最迟产生的作品为春秋时期,上下跨度约五六百年,产生地域以黄河流域为中心,南到长江北岸,分布地区遍及陕西、甘肃、山西、山东、河北、河南、安徽、湖北等地。

除了对五言诗的节奏、韵律讨论之外,在诗歌研究的不同方面学者还对多个问题发表了独到的见解。如冯胜利教授阐述了韵文的韵律与语法关系、陈引驰教授解释了古代文章与文章学中声音的问题、张健教授论述了对仗的规则及生成、邝龑子教授点明了自然与诗歌理趣的关系、汪春泓教授揭示了山水诗与谢灵运之影响、韩德志先生论说了曹雪芹所述之词与意之关系、李斐博士的论文则通过律句数量的统计来说明初唐诗格律演变的过程并揭示了演变的原因等。其中汪春泓教授的从晋宋之际谢氏家族和谢灵运的处境入手,分析谢氏与山水诗的关系,进一步探讨谢氏的山水诗创作理念与佛学的关系,认为从大谢到小谢其山水诗都有助于革新玄言诗风,真正进入山水灵境,尤其是谢朓的诗歌色调更为明快、诗意更贴近世俗人生,开启后世唐风,也就是所谓“庄、老告退、而山水方滋”更加富有道理。


在宋词方面蔡宗齐教授讨论了宋词小令的节奏、句法、结构和诗境,蔡教授从“诗变”的这个特殊角度研究小令,通过与先前的诗辞赋体做比较,揭示了宋词小令在节奏、句法、结构上的重大创新,并探索这些创新之处如何帮助诗人创造独特的,与诗、辞、赋迥然不同的艺术境界。作者在文章中指出,近体诗对小令的影响巨大,尤其是七言近体诗的影响比五言近体诗更大,而词人对近体诗节奏的改造有一个循序渐进,由易到难的过程,最终词与近体诗节奏完全脱离,具有了节奏之“杂”的特征,因其独特的特征,小令的抒情作用也青出于蓝更胜于蓝,并且最终固定为一种史无前例且举世罕见的固定诗体。该文从数据入手,结合诗词格律与文本意义,既有穷尽式的全面分析,又有个案的举例阐释,堪称是研究古典诗词声音与意义结合的典范。此外,施议对教授对音律与声律进行了区别,对倚声填写中的音律与声律问题做了阐发。

《诗经》现存诗歌 305 篇,包括西周初年到春秋中叶共 500 余年的民歌和朝庙乐章,分为风、雅、颂三章。

“风”又叫“国风”,是各地的歌谣。大部分是黄河流域的民歌,小部分是贵族加工的作品,共160篇。“雅”包括小雅和大雅,共105篇。“雅”基本上是贵族的作品,只有小雅的一部分来自民间。“颂”包括周颂、鲁颂和商颂,共40篇,颂是宫廷用于祭祀的歌词。

所以简单的说,“风”是民间的小调,“雅”为朝廷正乐,“颂”是祭祀用的曲调。

《诗经》属于收集类的整理诗集,而其中最多的是民间小调——“国风”,那么问题就来了,那个年代不是现代社会,没有那么多先进的记录工具可以利用,所以那时候很多作品应该是耳口相传,一代一代流传下来给后人。

此次会议在香港乃至全世界的汉语古典诗歌研究界都有重要的意义。首先,会议推动了“古典诗歌声音与意义”关系的理论研究进程,古典诗歌研究是中国古典文学研究中非常重要的一环,而前人对诗歌的声音以及诗歌的意义已有了较为充分的研究,但是对二者关系的讨论,并将之结合的研究为数并不算多。此次会议既是对该主题的总结,又是对该领域学术发展的前瞻,意义十分重大。其次会议拉近了港、澳、内地及西方学者的沟通与学术交流,参加会议或提出书面报告的学者除了多位来自香港各个高校之外,还有美国、澳门以及内地的北大、复旦等知名高校;除了有中文提交的报告之外,亦有多篇用英文发表的论文,显示了不同地域、不同背景的学者对同一学术主题研究的兴趣以及彼此的沟通与交流。

于是对《诗经》的收集便有了“采诗说”。

“声音与意义——古典诗歌新探”国际研讨会在岭南大学召开 。所谓“采诗说”,在那个时代也就是是靠着人力去各地方收集这些素材,于是就产生了一种职位——采诗人,由他们深入民间,走遍大江南北进行收集。

所以,如果收集的素材都是晦涩难懂,驳杂冗长,肯定不利于传唱和记录,所以通过一代一代人经过长时间收集整理,用一种具有形象性、音乐性,还能朗朗上口的方法,更好地写景状物传情达意。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纵我不往,子宁不来…

这也就是《诗经》现在呈现的人们面前样子,以四言为主,四句独立成章,其间杂有二言至八言不等,从而带有很强的节奏感,是构成《诗经》整齐韵律的基本单位。

所以,四字句节奏鲜明而略显短促,重章叠句和双声叠韵读来又显得回环往复,节奏舒卷徐缓。

《诗经》的这种结构方式,不仅便于围绕同一旋律反复咏唱,而且在意义表达和修辞上,也具有很好的效果。

《诗经》的四言体也是后世其他诗歌体裁发生之源,楚辞、汉赋、骈文以及五七言诗都受了《诗经》四言的极大影响,同时其遣词造句、章法结构、节奏韵律也为后世诗歌奠定了基础。

提交的论文在通过匿名评审之后将结集出版,部分论文的英文版将在《中国文学与文化》(Journal
of Chinese Literature and Culture,简称JCLC)的特辑“Sound and Meaning:
the Inner Workings of Chinese Poetry”上刊登。JCLC
是北京大学国际汉学家研修基地与伊利诺大学厄巴纳-香槟校区中国诗歌文化论坛联合主办,袁行霈教授、蔡宗齐教授共同担任主编的英文半年刊,将于二〇一四年十月由美国杜克大学出版社正式发刊。

总而言之,整部《诗经》对我国后世诗歌体裁结构、语言艺术等方面,有深广的影响。

这种里程牌式的作用也不是我一篇小小的文章能述说的了的,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多参考一下其他专业文学大家对诗经的解读,这篇小文中不当之处还请多多指正。

《诗经》说白了就是一本古代日记本,就跟我们小学所记录的日记一样,某年某月,考了一百分,十分高兴,写了一段赞美自己的话,诸如此类。只不过古人要更风雅一些,自己的趣事啊、牢骚啊都喜欢用诗歌来表达。

总括来说,由岭南大学《岭南学报》的筹委会主席蔡宗齐教授所筹划、岭南大学中文系主办的“声音与意义——古典诗歌新探国际研讨会”意义非常重大,对提升岭南大学中文研究的国际地位、展示岭南大学中文研究的学术水平,及《岭南学报》复刊工作的进程上都有积极的推动作用。

先看名字由来

《诗经》原叫《诗》,因为内容大概三百多篇,也称作诗三百。到了汉代,汉武大帝明确了五经,也就是咱们现在常说的“四书五经”中的“五经”,这本《诗》正好位列其中,既然统称五经,就改名叫做《诗经》了。

www.5197 3

再说下内容

诗,一直以来就是人们抒发情感的一种载体,游子在外想家了写一篇,大姑娘思春了写一篇,老汉干活累了写一篇,所以整体看来诗歌就像是人们的日记,写的都是心路历程,抒发的都是各种不便与人说的复杂情感。

《诗经》就是孔子把社会各个阶层的人们所写的日记收录起来,删掉不合适的部分,修改成朗朗上口的文律而成的。

www.5197 4

为什么是四言?

《诗经》是孔子编著辑录,所以要想知道为什么都是四言,就得从孔子身上找原因。

孔子,被誉为万世师表,这称呼可不是随便说说的,作为老师,传到授业解惑是根本任务。孔子想要《诗经》流传下去,必然得让它有可流传的价值和便于流传的格式。

可能当时收集的诗歌上万首,孔子去糟粕,留精华,留下了三百多首精品中的精品。作品内容有了,就必须要给它一个便于朗诵背读的格式,选来选去发现四言最为合适,朗朗上口,便于记忆。

简单来说,上万首诗歌到了孔子手里,为了天下的学生都能看懂而且好记,他进行了删减和修整,这就跟上学时老师为了学生方便记忆,把复杂枯燥的内容总结编纂成顺口溜是一个道理。

另外,中国文化大道至简,往往越是少的文字,越能引发人们的无限思考,就如同一本五千字的《道德经》现在研究它所产生的文学作品不下千万字。孔子把《诗经》每句都简归纳为四个字,是为了给我们留下更多的想象空间,启发我们更多的思考。

更多精彩文史内容,欢迎关注@震言

每天给你好看

谢谢邀请。

首先介绍一下《诗经》,它分为风、雅、颂三部分,句式多以四言为主。那么,为什么《诗经》是四言而不是六言八言呢?其原因主要有以下几点:

第一、从结构上来看,《诗经》中往往四句独立成章,具有鲜明的节奏以及很强的节奏感,又围绕同一旋律反复咏唱。如此一来,在意义的表达和修辞上,就具备很好的视听效果。

第二、以《诗经》的创作背景而言,诗经的创作大都是描写劳动、生产、采集等农耕时代的人民生活状态,便于吟唱、歌颂和记录。所以,运用四言文体,能够清晰、简单明了的表达这些元素。

第三、从《诗经》的节奏韵律来看,四言更简单、便于记忆和学习。因此,诗经就多用这些方式,将当时的众多场面、场景、人物等都记录了下来。

比如大家都非常熟悉的《诗经•蒹葭》:“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蒹葭苍苍,白鹭未晞。所谓伊人,在水之湄。

《关雎》:“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桃夭》中:“桃之夭夭,灼灼其华,子之于归,宜其室家”。

这些耳熟能详的佳句,韵律整齐,反复重叠
,复沓结构,仅仅是几个词句,但因为灵活运用,使得情感表达、画面转切、节奏有张有弛,曼妙无比。

也正因如此,中国诗歌史上的新体式——四言体便诞生了。中国诗歌也开始真正奠定了自己的创作格局,形成了相对稳定的体式。可以说,四言体对中国诗歌的真正起步,在形式、节奏、韵律和范式方面,都有着很大的价值。

因为四言,节奏性强,朗朗上口。

就像广播体操,1234,5678。2234,5678。

因为诗歌最早期就是四言形式,而诗经继承了这一形式。比如卿云歌 击壤歌
康衢谣等等上古时期的歌词,他们诞生年代都比诗经时间早,他们都是四言的。之后语言系统日益完善,所以字数才越来越多(最早的诗歌叫弹歌-二言的)后来就从四言-五言-七言-到后面就宋词了,到现在就是散文了。

因为诗歌最早期就是四言形式,而诗经继承了这一形式。比如卿云歌 击壤歌
康衢谣等等上古时期的歌词,他们诞生年代都比诗经时间早,他们都是四言的。之后语言系统日益完善,所以字数才越来越多(最早的诗歌叫弹歌-二言的)后来就从四言-五言-七言-到后面就宋词了,到现在就是散文了。

诗经继承了诗歌最早期的四言形式。以后因为语言的日益完善,字数才越来越多(最早的诗歌叫弹歌-二言的)后来就从四言-五言-七言-到后面就宋词了,到现在就是散文了。

在上古之时,单音节词是占主要地位,语言的表现能力和新词的产生都受到限制。随着社会的发展,语言也发生着重要的变化。词的构成逐渐突破单音节的限制,产生了复音词,词汇体系慢慢演变为以双音复合词为主。这个过程经历了十分绵长的历史演化过程。而诗在这个演化过程中,就是化石一样的存在。

诗经,是一个很重要的证据,这个证据可以看得出很多东西,譬如由非诗到诗的转变,颂部有残存的无韵之诗,证明诗用韵规则的逐渐明晰,四言句式中散文句式的广泛使用到诗化,说明诗由文转变的过程,再如,诗经也是单音节词为主,双音节词大量出现这个现象的重要证据。比如诗经中大量使用的重言、连绵字,以及单音词前后加虚字或衬字,都是双音节词大量被创造的证据。

举个例子,莫我肯顾,四个字基本都是单音节词,雨雪霏霏,霏霏就是连绵字,而到了曹操的时代,陶渊明的时代,写起来四言诗,秋风萧瑟,洪波涌起。清琴横床,浊酒半壶。双音节词就大量掺杂进去了,而诗经我找了很久,也才找到羔裘豹祛等不多的几例双音节词构成的。

而在这里很容易理解的一个事实就是,诗的意象,用字,节奏,都有密度在其中,单音节词为主下的诗,四个字足矣。而到了双音节词当家作主的时代,四个字不过两个词,所能出现的物象密度狭小。而另一个值得注意的点是,诗经中的四言句,经常是依赖上下句才能完成表意的。如呦呦鹿鸣,食野之萍。到了汉魏,对酒当歌,人生几何。皆可独立出来,诗化程度更加完整,也就和五言的风味,其实更接近了。

而四言发展的一个趋势,除了诗化之外,另一大主流是赋化,汉代大赋四言是主要的句式之一,不少赋几乎纯为四言构成。这其中的另一个点,在我的理解中,四言的句式,其实是文的气质更浓一些的,相较五言七言,其诗化的程度不完整。考证一下诗经中的四言句式,可以发现和上古散文的句式很多是很接近的。语言在发展,语汇中双音词逐渐增加,四言必然趋向顿逗和节奏统一的句式。这种句式其实没有五言更加满足诗对于节奏感的需要,而更加适合于赋体了。

我们大家都知道,在上古之时,单音节词是占主要地位,语言的表现能力和新词的产生都受到限制。随着社会的发展,语言也发生着重要的变化。词的构成逐渐突破单音节的限制,产生了复音词,词汇体系慢慢演变为以双音复合词为主。这个过程经历了十分绵长的历史演化过程。而诗在这个演化过程中,就是化石一样的存在。

诗经,是一个很重要的证据,这个证据可以看得出很多东西,譬如由非诗到诗的转变,颂部有残存的无韵之诗,证明诗用韵规则的逐渐明晰,四言句式中散文句式的广泛使用到诗化,说明诗由文转变的过程,再如,诗经也是单音节词为主,双音节词大量出现这个现象的重要证据。比如诗经中大量使用的重言、连绵字,以及单音词前后加虚字或衬字,都是双音节词大量被创造的证据。

举个例子,莫我肯顾,四个字基本都是单音节词,雨雪霏霏,霏霏就是连绵字,而到了曹操的时代,陶渊明的时代,写起来四言诗,秋风萧瑟,洪波涌起。清琴横床,浊酒半壶。双音节词就大量掺杂进去了,而诗经我找了很久,也才找到羔裘豹祛等不多的几例双音节词构成的。

www.5197,而在这里很容易理解的一个事实就是,诗的意象,用字,节奏,都有密度在其中,单音节词为主下的诗,四个字足矣。而到了双音节词当家作主的时代,四个字不过两个词,所能出现的物象密度狭小。而另一个值得注意的点是,诗经中的四言句,经常是依赖上下句才能完成表意的。如呦呦鹿鸣,食野之苹。到了汉魏,对酒当歌,人生几何。皆可独立出来,诗化程度更加完整,也就和五言的风味,其实更接近了。

而四言发展的一个趋势,除了诗化之外,另一大主流是赋化,汉代大赋四言是主要的句式之一,不少赋几乎纯为四言构成。这其中的另一个点,在我的理解中,四言的句式,其实是文的气质更浓一些的,相较五言七言,其诗化的程度不完整。考证一下诗经中的四言句式,可以发现和上古散文的句式很多是很接近的。语言在发展,语汇中双音词逐渐增加,四言必然趋向顿逗和节奏统一的句式。这种句式其实没有五言更加满足诗对于节奏感的需要,而更加适合于赋体了。

夜叶小友为你解答:我个人觉得很大的原因在于:汉语由单音节词为主到双音节词为主的转变。

我们大家都知道,在上古之时,单音节词是占主要地位,语言的表现能力和新词的产生都受到限制。随着社会的发展,语言也发生着重要的变化。词的构成逐渐突破单音节的限制,产生了复音词,词汇体系慢慢演变为以双音复合词为主。这个过程经历了十分绵长的历史演化过程。而诗在这个演化过程中,就是化石一样的存在,不足之处网友多多补充

第一、从结构上来看,《诗经》中往往四句独立成章,具有鲜明的节奏以及很强的节奏感,又围绕同一旋律反复咏唱。如此一来,在意义的表达和修辞上,就具备很好的视听效果。

第二、以《诗经》的创作背景而言,诗经的创作大都是描写劳动、生产、采集等农耕时代的人民生活状态,便于吟唱、歌颂和记录。所以,运用四言文体,能够清晰、简单明了的表达这些元素。

第三、从《诗经》的节奏韵律来看,四言更简单、便于记忆和学习。因此,诗经就多用这些方式,将当时的众多场面、场景、人物等都记录了下来。

论文目录

蔡宗齐 宋词小令的节奏、句法、结构、诗境

陈引驰 “文”学到声音:略说古代文章与文章学中之声音

杜晓勤 五言诗单句律化的历史过程与音律机制 冯胜利
骈文韵律与超时空语法——以《芜城赋》为例

*葛晓音 从五古的叙述节奏看杜甫“诗中有文”的创变

韩德志 “格律”、“新奇词句”、“意趣”——论曹雪芹所述“不以词害意”的作词原则

*金 溪 北齐五言诗:北齐文人对齐梁诗的学习与改造

邝龑子 自然与诗中的理趣

*李 斐 初唐诗格律演变过程及原因探究

施 议 对声成文,谓之音——倚声填词中的音律与声律问题

宋晨清 Tonal Contrast in Early Pentasyllabic Poems: A Quantitative Study
of three Poem Collections

汪春泓 论山水诗与陈郡谢氏之关系——兼论“庄、老告退,而山水方滋”

张 健 对仗的规则与生成:以《对类》为中心

赵敏俐 论五言诗体的音步组合原理

*Jonathan Smith “Sounding the Songs: The Role of Phonosymbolismin Early
Chinese Verse”

*Meow Hui Goh “The Culture of Sound in Early Medieval China”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1-2020 www.5197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