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Overlay

辣评:请给高考改革再多一点信任

http://www.sina.com.cn 2008年04月21日 10:01   燕赵都市报

浙江省教育考试院边新灿、北京大学招生办公室李祎、华东师范大学范笑仙在《浙江学刊》2019年第3期刊文指出:满载素质教育理想的新高考改革启动后成效初显,但是也受到”应试教育”惯性的顽强阻碍和掣肘,出现了改革理念获得高度认同和实际推进中我行我素、功利应试倾向仍然非常严重的强烈反差。新高考改革推进何以如此艰难,”应试教育”落后的教育行为何以能顽强生长?本文着重探讨其成因也尝试提出对策。考试不是”应试教育”倾向、行为的根本原因,但它放大、加剧了”应试教育”行为的片面性、短视性、投机性。社会公共职位任职资格和优质教育机会资源的稀缺性是”应试教育”产生的客观基础;优质教育机会资源的公共性、高利害性,使公平成为公众对其分配制度的最强烈诉求;公平与效益的两难制衡及对统一笔试评价模式的路径依赖,是”应试教育”产生的制度诱因和助燃剂;学历文凭的出现使教育的功利应试倾向更趋复杂;个体过度功利化、短视化,是”应试教育”产生的直接原因;社会”集体无意识”在公众道德和文化心理层面给”应试教育”行为提供了支撑。对”应试教育”要正名,如继续使用,需由权威文件明确界定以免产生歧义;也可改为”教育的过度应试现象”,或恢复”片面追求升学率”。对教育的过度应试现象要树立综合治理、长期治理的理念,确立”正视无法改变的,改变可以改变的,引导可以改变的”和”道术并举、标本兼治”的策略。

  在“既有高考模式存在严重弊端”的共识下,各地都开展着不同形式的高考改革,但一般改革的动作比较小,相比之下,今年浙江高考改革的动作就显得很大了,不再是考题和考目上的微调,而是直指高考考分。该省决定从明年起改变单一的“统一选拔考试”,成绩不再是唯一录取依据,除了高考成绩,高中会考成绩、综合素质评价也都将成为能否被高校录取的重要依据。(4月17日《中国青年报》)

新形势下的高考改革需要建立新格局,解决困扰教育的“应试指挥棒”问题。

  预料之中,这个方案公布后激起舆论的极大争议,许多人纷纷留言表达自己的担忧:如果这个方案得以通过,高考公平将很难得到保障,“会考成绩”缺乏高考那样的严厉监督,综合素质评价又很难有刚性标准,这将为票子和条子留下很大的操作空间。

高考改革;科学选材;自主招生;学业水平考试;综合素质评价

  显然,这种担忧暴露出公众在高考改革上的一种根深蒂固的制度性焦虑:由于社会在透明度、法制化、规范性等基础秩序上非常差,各种领域的权力未得到有效的约束,人们在每件事上总担心其后有暗箱操作,有一双权贵黑手在背后操纵着一切,所以害怕制度有弹性和自由裁量空间,总期待每件事上能有一个免受人为因素影响的刚性标准———表现在高考改革上,就是对“统一的考分”有着一种巨大的心理依赖。

原标题:面向教育现代化的高考改革设计:不忘初心,完善格局

  我想,面对公众的这种制度性焦虑,高考改革者首先有责任尽可能地在制度上消除公众的担忧:出台一个改革方案时,首先保障这个制度不会伤害基本的招考公平———这不仅是公众最关心的问题,也是新的招考制度最大的合法性之所在。

作者简介:王烽,国家教育发展研究中心,北京 100816

辣评:请给高考改革再多一点信任

http://www.sina.com.cn
2008年04月21日 10:01   燕赵都市报

。  我更想说的是,公众在心理上也应戒除对原有高考模式的过度依赖,不要对高考的制度创新过度苛求,不要一边批评应试弊端一边又阻碍对清除弊端的改革尝试,有时候也要给高考改革以大胆试错和探索的机会。那种总害怕权贵背后黑箱操作的制度性焦虑固然可以理解,但不能以这种焦虑否决一切创新的尝试。要知道,中国应试教育所有问题的根源都在既有高考模式中,庆父不死鲁难未消,“分数决定一切”不改,应试根本难以消除,考题考目上的调整对消除应试没多大意义———浙江此次的改革方案抓住的正是这个根本,高考改革改来改去都是回避不了这个问题的,与其一再回避不如直接面对,早一日改早一日避免那“把孩子教傻”的应试教育弊端。

内容提要:新形势下的高考改革需要建立新格局,解决困扰教育的“应试指挥棒”问题。一是坚持“科学选材”的改革初衷,并将其作为改革重点,引导基础教育改革,推进实施素质教育,减轻学生应试负担;二是推动“格局式”改革,聚焦核心问题,构建考试招生制度新框架;三是继续增加灵活性、多样化、选择性,如完善高中学业水平考试“选考”办法、进一步打破总分录取模式、加快完善“多次选择”机制等;四是以体制改革为切入点,从调整政府、高校、考试机构和考生的关系入手,保证改革的正确方向。

  “取消高考考分唯一录取依据”后能否保证公平确实是个问题,但问题需要在实践磨合中去发现和解决,制度需要在实际执行中不断完善,而不应等所有问题都有了确定答案后才敢动手改革,中国教育等不了,那么多孩子的前途等不了———质疑需要勇气,但有时候信任更需要勇气,中国当下高考改革就需要公众的信任,由于中国社会整体制度环境的问题,取消“考分决定模式”后能否确保公平并不会有确定的保障,但改革要推动下去,公众有时候应该给予改革者这种信任。毕竟,教育虽然如今也染上了许多社会病,但仍是社会诸领域中相对较干净的部分。(记者:曹林)

关 键 词:高考改革 科学选材 自主招生 学业水平考试 综合素质评价
教育信用体系 恢复高考40年

  更多高考信息请访问:新浪高考频道
高考论坛
www.5197,高考博客圈

中图分类号 G63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文献标识码 B

文章编号 1002-238407-0025-04

中国恢复高考40年,也是高考不断改革的40年。这40年中,教育形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年轻人上大学的机会从绝对短缺转变为供需相对平衡,教育需求也从统一性和单一性向多样化和选择性转变;教育成为民生之重,成为中国人个性发展和实现人生价值的途径,成为支撑创新型国家建设和民族复兴的基石。这一背景下的高考改革,必须解决一直困扰教育的“应试指挥棒”问题,冲破40年改革的瓶颈,建立新的格局,为2030年实现教育现代化扫清障碍。

一、不忘“科学选材”初心

我们为什么要推进高考改革?恐怕很多人心中并不明了。一方面,大家认为现在的高考是“最公平”的;另一方面,人们对于长期以来应试教育的弊端抱怨已久。现实中,公众似乎对于有些抽象的“公平”特别敏感,而对于应试教育对孩子实实在在的伤害却相对宽容,对于孩子能够在大学里学到什么更是缺乏关心。在一些人限里,现在的牺牲是为了长大后出人头地,考上大学就进了保险箱。这样,所有焦虑和压力都集中在中小学阶段,家长和教师、学校甚至地方政府互相加码,应试教育由此陷入一个恶性循环,愈演愈烈。为此,更多的人将希望寄托于新一轮高考改革上。

1.科学选材是高考改革的初衷

这次高考改革的宗旨是“促进公平、科学选材”,把公平放在了前面。的确,区域间的升学率差距、弱势群体上大学特别是好大学的机会、重点大学招生名额的分配、高考加分等多渠道录取中的公平,这些问题是长期以来舆论关注的焦点,也是这次改革必须解决的问题。保证公平是改革的底线,不能因为改革使教育公平倒退。但是,如果就此将促进公平理解为改革第一要务,为了迎合不同人心目中的“公平”,可以忽视高校自主招生基础上的评价多元化、学生的选择权利等核心问题,可以牺牲一些“科学”,那就背离了改革初衷——既然公众对高考的公平性是认可的,我们还有什么必要大动干戈去改革呢?牺牲了“科学”、降低了选材的效果,会让每一方、每个人的利益都受损,还能有多大程度的公平?

2.科学选材也是高考改革的重点

“科学选材”是改革的初衷,也是重点。高校招生录取标准和方式要科学化,打破仅凭总分录取、仅凭考试分数录取的模式,通过评价标准和录取方式改革,发现和选拔多样化的培养对象,引导学生发展个性和特长。由此真正打破“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和“一考定终身”,在越来越丰富的高等教育机会中,为每个学生提供适合的教育,把每个学生都培养成人才,这才是最大的公平。

科学选材,意味着高考改革能够引导基础教育改革,推进实施素质教育,减轻学生应试负担。40年高考改革,一直试图用高考指挥棒指挥素质教育,考试科目逐渐减少,考试内容从“考知识”向“考能力”转变。地方和学校围绕素质教育的实施做出了很多探索创新,然而仍然打不开高考的“紧箍咒”,在原来的高考制度面前,所有的改革都要“归零”。在高等学校入学机会激增的背景下,中学生的学习负担并没有明显减轻,甚至出现了为应试教育“正名”的论调。这次改革,如果不能为素质教育松绑,就注定不能成为一场成功的改革。

高考问题,既有政策上、技术上的专业性,又有认识和利益方面的复杂性。政策、技术上了解不足往往会妨碍认识的准确,容易导致直觉性和情绪化判断,而利益和认识方面的复杂性则会导致政策选择中的科学性被牺牲。在政策选择面临复杂局面之时,公众就有关高考问题的争论中,往往会出现一些悖论性问题,让人对改革初衷产生动摇甚至背离。因此,改革的每一个步骤设计,遇到每一个复杂问题,都应该以是否“有利于科学选拔人才、促进学生健康发展、维护社会公平”为检验标准,要以综合性、系统性改革,打破素质教育与应试教育缠斗的怪圈,破解落实高校招生自主权和实施多元评价标准对教育公平提出的新挑战。

二、推动“格局式”改革

这次改革谋划之久、决策之审慎竟甚于高考的恢复,是历次改革无法比拟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颁布实施之前,教育部就已经进行了五年的专项调研,之后又历经四年的决策窗口期。

1.高考改革走进深水区

40年高考,是一个不断改革的历程。从科目调整、分省命题,到建立多种录取通道、推广平行志愿、试点自主招生,再到阳光招生、面向特困地区的定向录取和面向中西部地区的协作计划等,改革已经覆盖了考试、招生、管理等各个层面。但我们不难发现,之前的改革都是在原有的框架上修修补补,并没有进行格局性的调整,评价标准的单一格局没有变,招生录取的集中统一模式没有变,学校、考试机构、招生部门之间的关系没有变。这是高考改革长期不能突破应试教育瓶颈的根源。这种计划经济时期、精英高等教育阶段留下来的考试招生制度框架,与逐渐步入“买方市场”、以多样化和选择性为基本特征的高等教育形成鲜明的反差。这种背景下的高考改革,同其他领域的改革一起走进深水区,牵动各方权力利益调整,将带来框架格局的变化。

2.构建考试招生制度新框架

此次高考改革分为专项改革和综合改革两部分。专项改革由教育部统筹在全国实施,集中在清理规范高考加分、招生计划调整、规范自主招生改革试点,并推动在全国范围内建立符合标准的高中学业水平考试和综合素质评价制度。综合改革则涉及这次改革的核心问题,选择上海、浙江两地先行试点。一是构建多元化评价标准体系,即建立“两依据、一参考”的考试录取模式,全国统一高考科目只保留“语数外”,将高中学业水平考试成绩纳入高校录取依据,将高中综合素质评价作为参考。二是增加学校、学生的选择性,高校将根据学科、专业特点提出对高中学业水平考试选考科目的要求,学生则根据兴趣、特长和志向,在学业水平考试选考科目中进行选考。三是尝试打破集中统一录取模式,逐步取消录取批次,探索学生与学校之间双向多次选择的录取机制。改革以突出评价标准多样化和学生与学校之间的选择性为切入点,着手构建一个新的考试招生制度框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1-2020 www.5197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xml地图